分享到:
    • 那镇,那瓷,那人……神垕印象

      作者:边继伟2020年03月16日 来源:北京陶瓷艺术馆 钧瓷网

      其实,在我的印象中,神垕已经不囿于一个具体的地域范畴的乡土概念。在千年薪火相传中,在泥与火、形与釉的循环变幻中,神垕早已成为中国陶瓷的一个标志性符号。

       

      图片9.jpg

       

      走进神垕老街,小巷蜿蜒,曲径通幽,那些褪色的门楣和瓦片、那些墙上的破旧笼盔、那些散落在河底的碎瓷片,无不在述说着古镇年代的久远,恍如梦回大宋。然而,炊烟、音乐与现代生活的气息,会让走进老街的人们真实地感到,这是一个活着的古镇。

       

      d234a96aeea04e0f8edad4c4a2def13e (1).jpg

       

      神垕,是先人蘸着火苗写就的古镇。一入神垕山,七里长街观。七十二座窑,烟火遮住天。客商遍地走,日进斗金钱。古时的繁华,都遗留在了钧瓷无人能够破解的天然窑变里,积淀在烧瓷人虔诚的心中。多少年烧窑落下的炉灰,铺就了神垕镇深沉厚重的蕴藏。多少次惊喜中掀开的笼盔,铸就了一道道蜿蜒的文化长墙。

       

      LOCAL201704080943000206045562936.jpg

       

      “南山煤,西山釉,北山瓷土处处有”。独特的地质条件和植被气候,为神垕发祥钧瓷创造了条件。从此,钧瓷元素天然的雕饰在古镇的各个角落。很多老墙,是用烧瓷的笼盔砌的,有完整的,也有碎开的。一些开窑后有瑕疵的钧瓷,被随意的安放在墙头,和烧瓷人、窑火和缕缕烟尘一起,日复一日的过着日子。

      烧瓷人家里种的各色小花,盆是钧瓷的。养几尾小鱼,缸也是钧瓷。不经意的一段墙面,一处栽满了绿植的池沿,也镶了很多钧瓷的瓷片。古往今来,匠人无法掌握钧瓷出炉时呈现的颜色,但无论怎样千变万化,仍能一眼就看出来是钧瓷。

       

      640.webp (1).jpg

       

      老街上的标志性建筑是大庙,又叫伯灵翁庙,是神垕人的精神寄托,是钧瓷文化的源头。她以供奉窑神和里外两个功用的花戏楼而闻名。很多人其实弄不清楚,窑神到底是指一个叫“孙伯灵”的烧窑祖先,还是真正的字“伯灵”的历史人物孙滨。如同老百姓只知道玉皇大帝,但不知道他的全名“昊天金阙无上至尊自然妙有弥罗至真玉皇上帝”一样,人们只知道供奉“老天爷”就行了。质朴而又实在。

       

      640.webp (9).jpg

       

      心中有神,神则佑之。近年来神垕的烧窑匠人自发组织起来,祭拜窑神。窑神是神垕的庇佑,钧瓷则是神垕人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灵丹宝箓。

      大概每一种珍宝,都会伴随着一个凄美的传说。金火圣母,是一个为了帮助父亲烧出好瓷以应付皇差,而勇敢的跳入窑火以身祭炉的神奇女子。她以自己的性命和血气入瓷,最终烧成红艳晶莹的珍品,避免了全族受难。金火圣母和伯灵翁、司土大神一起,被后人永世供奉,成为人们心中亘久的神祇。

       

      图片4.jpg

       

      历史上的神垕,是如此钟灵神秀,以至于各朝各代都有传说,并经历了四次皇封。单只一个“垕”字,就有三四种来源与皇帝有关,很多人初见不认识这个字,因为这个字只为神垕地名独享,这是古人造字对这个瓷镇的特别眷顾。

      “纵有家财万贯,不如钧瓷一片”,“贡篚银貂金作籍,官窑瓷器玉为泥”。当年宋徽宗为了一件钧瓷龙柄执壶,先赐于公主又借故索回,“君无戏言”竟然抵不过对宝瓷的热爱。仁宗凭几假寐,梦见二龙戏珠而见钧瓷国宝。清代卢姓匠人矢志做好钧瓷,刻意仿古,竟能蒙过精明的古玩商贾的眼睛,获得“唯卢钧可与宋钧相媲美”和“谨防卢钧”的评价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图片6.jpg

       

      直到如今,每一件钧瓷,都有着或多或少的故事。这些故事伴着无声落下的炉灰,伴随着熊熊燃烧的窑火,伴随着袅袅升起的轻烟,伴随着垒砌成墙的笼盔,慢慢汇集成一座古镇的容貌。博大安祥,宠辱不惊,自信从容。

      神垕人好客。自古商贾云集,融通四海,热情好客是神垕人的天性。来了神垕,有酒,有肉,有钧瓷。酒是伴着神垕枚(划拳)滚烫而下荡气回肠的老酒,肉是肥而不腻透着骨子里香的卤肉。神垕人善饮,能猜枚,酒场文化极富地域特色。其风古朴,其味甘淳。

       

      钧瓷坯.jpg

       

      尤其是神垕人猜起枚来融合眼力、指法、巧劲、快速反应为一体,或慢或快、或抢或等,眼耳口舌齐用,喊枚此起彼伏,声震寰宇,如同中原酒场上的秦腔,独树一帜。许昌日报文化部吕超峰主任写过一篇文章,叫做《来到神垕不猜枚》,深入刻画了神垕人划拳及劝酒的技巧。豪爽又不乏精明,诚挚中带着套路,让客人不由自主,陶陶而醉,醉倒在一片浓浓的盛情难却中。

       

      神垕多出大师。我曾跟一个外地朋友说,随便看到一个普普通通的钧瓷人,都有可能跟外国元首或大使握过手,跟当红的明星合过影,或冠有某一流名校的客座教授之类名头。这些都不意外,这都是钧瓷的独特魅力使然。

       

      640.webp (4).jpg

       

      神垕的钧瓷大师中,有代代传承下来的匠人世家,有自幼学习掌握钧瓷奥妙的钧瓷艺人,有工美或雕塑行业进入的设计精英,也有藏家爱好者跨界而来的逆袭奇才。英雄不问出处,能成功者,俱是一分付出一分收获。即使浸淫几十年的钧瓷人,其中也不乏兼有作家、诗人、画家、教师等不同身份者,各种艺术门类相互渗化,各种艺术理念相互交织,共同组成了钧瓷五彩缤纷、令人叹为观止的七彩传奇。

       

      640.webp (6).jpg

       

      钧瓷是文人墨客和画家的最爱,盖因其色彩斑斓,浑然天成,给人以无限的遐想和充分的艺术创作空间。韩美林大师自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来到禹州,带领学徒,带来并注入新的设计理念。如今,走进任意一家窑坊,美林马、美林鸡等各种韩美林风格的钧瓷作品,仍在持久的绽放魅力。

       

      640.webp (8).jpg

       

      至此,突然想起神垕旅游达人王洋先生在介绍神垕时说,神垕镇主山(乾鸣山)低,而应山(大龙山)高,这种风水主发外来人,所以外地人来神垕都能安家落户发大财。而且他还随口列举了一大串目前的窑口大师,竟然无一例外都是外县或者外乡镇的人。

      如今看来,这既是一种风水学的说词,又何尝不是神垕人虚怀若谷开怀迎宾、吸纳外来投资创业的一种智慧呢?

      北有神垕镇,南有景德镇。钧汝官哥定,御珍出钧轮。

       

      图片1.jpg

       

      古老的神垕,学富五车,如同一座不显山不露水的金矿。今天的神垕,粲然窑变,金凤涅槃,生机勃勃,恰如栉风沐雨、孕育崭新钧瓷的宝炉,入窑一色,出窑万彩。

       

      作者简介:边继伟,男,1976年出生,汉族,本科。供职于禹州坪山钧窑有限公司。河南省技术能手,钧瓷烧制技艺非遗传承人,河南省摄影家协会会员,禹州市作家协会会员,禹州市第十二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,禹州市十三届政协委员。

      合作官方:北京陶瓷艺术馆  钧瓷网

       

      编辑:钧瓷网
        注:本站上发表的所有内容均为原作者的观点,不代表[钧瓷网]的立场,也不代表[钧瓷网]的价值判断。
相关内容更多...